首页 科幻 末世来信

正文卷 第三十六章 归来(求票~

末世来信 玮岚 9492 2021-02-23 09:35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关系僵持随时可能爆发核冲突的局面下,政府提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口号,发动人民构建防空洞和防空壕,防止核武器的攻击。

  渝都作为战时陪都,凭借着“山城”的自然优势,在那个时期挖过大大小小无数个防空洞,用于安置逃难者,抵御袭击。

  观音桥地下城避难所,便是由防空洞改建而成。

  因为目的是抵御太阳风,既需要顾及人员容量,还得安装半圆形的能量防护罩,因此设计师们不仅扩展了防空洞隧道走廊的规模把高度加到六米,宽度加到十米使其能容纳更多的人,还将圆形防空洞中心挖空,在便于安装防护罩的同时,还利用挖空区域建设了一间储存食物、药物和一些常见的日用品的储藏室。

  大概一公里长的防空洞避难所尽头,便是约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储藏室。

  里面有足以让两千人存活半年的罐头、瓶装水、压缩饼干、自热食品、抗生素、止血喷雾、医用酒精和绷带、纸巾……以及一些女性日用品,堪称“末日宝库”。

  或许是被程门奴隶下习惯保持的“纪律性”,又或许是末日之下早已听天由命的妥协与悲观。

  逃进避难所的一千多难民们没有惊慌失措,没有大喊大叫,通通很有规矩的在储藏室大门右边排队,进去之后只挑选自己需要的物品,便从左边出来,回到防空洞中找个位置坐下。

  大家或沉默,或聊天,更多的,还是抬头看着昏黄灯光的防空洞隧道穹顶,仿佛正等待着审判来临。

  “马里奥,你也是伤员,去歇会儿,我们可以的。”刘卓从货架上取出一箱医用酒精,擦擦额头上的汗,看着旁边一瘸一拐正抱着几捆绷带准备出去的马里奥。

  马里奥带头反抗陈壮的事迹已经在隧道难民中传开了,因此当他提议在储藏室门口附近设立一个“伤员区”时,没有遭到任何反对。

  不仅如此,那些曾经身为医生和护士的难民们,也在马里奥的号召下主动站出来,大家伙齐心协力,拆解了几个铁货架作为支架,手巧一点的女同胞们,又将用于遮盖食物的防水防潮布剪裁改装,铺到支架上,最后用绳索捆好。

  不多时,便在储藏室入口附近,搭建了三个简易的“帐篷”作为医疗区,用于安置和救助那些或被程门或被怪物伤害的伤员们。

  “没事,这点伤……咳咳咳……”话音未落,马里奥双手一软,胸前抱着的绷带散落一地,感觉胸口有股热流,待跪到地上时,已经吐出几口血来。

  “你看你……”刘卓放下酒精,赶忙跑到马里奥身边蹲下,一直在来回搬运瓶装水的小栗头也拿了一瓶水匆匆跑来。

  “别在这儿逞强,你倒下了,大家还要花多余的力气救你,小栗头,赶快带他去医疗区躺着。”刘卓将马里奥扶起来,交给小栗头。

  “对……对不起……”马里奥咳嗽着,右臂搭在小栗头肩膀上,有点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你这么努力想要成为一个‘领袖’,但是吧,你已经做得够好了,剩下的,交给大人们。”刘卓拍拍马里奥的肩膀,然后又揉揉他一头的黄毛,“找个机会把这玩意染回去,年纪轻轻一表人才,染个这色儿,像什么话。”

  “嘿……”似是很久没有接受过大人的“批评”,马里奥感觉很奇妙。

  “走吧走吧。”招招手将马里奥“赶”出储藏室,刘卓站起身,擦擦汗,看着储藏室最远处那个最大的医用帐篷。

  相比近处这几个有众多“志愿者”来往进出,热火朝天的帮忙运送物资打着下手,那个明明是最大的帐篷只是偶尔会出来几个白衣人,乖乖排位取食物和药物,再悻悻的跑回去。

  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刘卓不由有些感慨。

  是啊,要论伤员,作为变异怪物首要目标的程门可谓大头。

  除了南边入口因为大白的疏忽导致平民受伤,其他三个入口的怪物们在其“头领”的带领下,只攻击这群衣服味道很好辨别白衣人。

  两百多程门成员,死了大半,伤了小半,唯一完好一点的,只有南边入口王虎带领的那队。

  在城中四处搜寻,勉强救回二十几个尚存生机的伤员,但却面临一个重大问题。

  他们当中没有懂医疗的人。

  而避难所内懂医疗的人,就算被他们打死,也不会帮忙,更何况,难民们已经在马里奥事迹的煽动之下团结起来,真要进行暴力强迫,程门剩下这些人,只会被群众的汪洋大海所淹没。

  程门的人,虽然将外人视若蝼蚁,像是有深仇大恨。但对待自家人,都视若己出。

  看着躺在墙边因左手伤势过重,血流不止而晕厥过去的李兵以及四周奄奄一息,鲜血直流,哀声遍野的兄弟们,王虎没有犹豫,带着还能动弹的二十几个白衣,拼了命的,给医疗区的医生们磕头。

  医生们不同意不理睬,他们便在储藏室外走廊的中间空地上跪成一圈,向每一个来往的难民磕。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帮帮我们,帮帮我们,帮帮我们……”

  二十几个平时目中无人,骄傲得好似狼群一般的程门成员眼泪纵横,额头都磕出血来。

  他们其中还有一些少不经事的孩子,想起李兵的悉心教导以及平时和兄弟们同吃同住的岁月,更是趴在地上哇哇大哭。

  如此丧恸的场景,早就令一些心软的人想要上去帮忙,但大家对程门平时恶行的议论又让他们驻足不前。

  此时此刻,只等一个关键人物出来带头,决定程门的命运。

  有意无意,大家都看向储藏室正忙前忙后的马里奥。

  眼尖的陈壮发现这一细节,顺着眼光看过去,看到了马里奥,他赶忙起身冲进储藏室,跪倒在马里奥脚下:“……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救救李大哥,救救我那帮兄弟……”

  哪怕在梦中,马里奥也没有想过,平常如此飞扬跋扈的陈壮,有一天会向自己磕头道歉。

  尤其是这个该死的东西,还哭得如此撕心裂肺。

  “你打我朋友们以及揍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今天吗?”马里奥冷眼看着脚下的陈壮。

  “……”听到马里奥这么说,陈壮抬起头,擦干眼泪,站起来,像是鼓足了什么勇气一般,“我知道,你可以为朋友报仇而牺牲性命,如今的我不管说什么,都抵消不了我的罪过……”

  “我希望,我死之后,同样讲义气的你,能救救我兄弟们。”

  没等在场人有所反应,陈壮猛然转身,一头撞向旁边的承重柱。

  这一下不可谓不用力,陈壮的头被撞开一道小口子,鲜血直流。

  摇摇晃晃站起来,他抹了抹模糊眼睛的血水,又要继续往柱子上撞。

  就在这时,马里奥走上前去,一脚将陈壮踹翻在地。

  “你撞死了还好,如果只是撞晕,是想给我们增加工作量?”

  马里奥咬牙切齿居高临下的直视陈壮。

  如果对方做到这种地步都见死不救,便是违背了自己做人的原则。

  “记住,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马里奥从快要晕倒的陈壮身边走过,走到储藏室门口,拍拍手,“朋友们,我斗胆请各位,帮个忙。”

  ——————————————————————————————————————

  “谢谢……”王虎掀开帐篷的遮帘,接过刘卓手里的医用酒精,急急忙忙跑回医生旁边,继续听着包扎相关的知识。

  在马里奥的请求下,愿意帮忙的医生只有两个,其中一个还是内科,只具备一些基础外科知识,因此除了出去拿物资的,帐篷内其他的程门成员都围在那唯一的外科医生旁边,一边打着下手,一边听着那外科医生进行些简单的指导。

  人手不够的情况下,他们必须尽快学会一些基础的医疗手段,这样才能确保受伤的兄弟们在医生治疗前能够存活下来。

  放下遮帘,刘卓转过身。

  小栗头已经将马里奥送到医疗区,此时刚出帐篷,碰上了也在忙前忙后的方圆和李呆,三人彼此击掌,聊着轻轨隧道遭遇怪物的经历,十分后怕。

  吴耀汉因为眼睛伤势问题,没办法帮忙,但他也不愿意占用医疗区,因此就在帐篷附近坐着,小口的吃着手中的压缩饼干,喝着水,偶尔闭闭眼,享受着难得的安全与宁静。

  虽然因为太阳风在外面肆虐导致防空洞内的整体气氛很低落,但偶尔,还是会听到一些说笑声。

  偶尔,还会有一些人跟附近群众科普在政府宣传片中听过的避难所的介绍,信誓旦旦的说那防护罩可牛逼能够很轻松的阻挡太阳风。

  细细观察下来,压抑的防空洞,似乎处处都洋溢着生命的味道。

  这种情况下,刘卓怎么可能跟大家说出在成岚那儿得知的实情?

  太阳风进化了防护罩没有卵用各位只是在等死而已?

  得了吧。

  就这样,挺好的。

  与其在绝望中等待死亡,不如在希望中瞬间蒸发。

  活了小半辈子,没人比刘卓更清楚人性。

  想到这儿,待刘卓回过神时,他已经走到避难所入口。

  用力拉开避难所大门,刘卓走了出去,又将铁门拉上。

  抬头看看天。

  那些飘来飘去的太阳风,距离避难所,大概只有30米高,在玩闹一般的互相吞噬下,一堆太阳风的中间,有个个头超大,堪比“金刚”的怪物。

  “第一个冲过来的,应该就是你吧。”刘卓走到避难所入口前的草坪上,坐下,观察着头顶的太阳风。

  不得不说,从欣赏的角度去看,这些金色的球状风体实在是美丽极了,那金色波纹在圆形风体内不规则跳动着,好似一堆欢快的喜鹊。

  它们一个个像是大小不一的太阳般挂在空中,缓缓下落着,堪称绝景。

  如此景色,如果放在刘卓三十岁的时候,肯定会不顾一切的用单反相机记录下来。

  但现在,他只想用眼睛观察,用头脑记住,然后将它们带去地狱。

  刘卓并不清楚成岚的具体计划,但从成岚的表情看,成功率可能并不高。

  也是,就算小年是特殊体质,但从她吞噬太阳风后呕吐来看,她也不可能没有限度的吸收,就算被成岚想到什么绝妙的计划,十八岁七十来斤的小姑娘,能干嘛?

  刘卓咬着牙,撰紧拳头,猛地砸向地面。

  该死,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只能坐在这儿,满脑子负能量,想着跟成岚和小年一起,死在同一地面。

  不行。

  不能这样。

  哪怕到最后,成岚眼中还是充满希望之光,思考着救援计划。

  哪怕到最后,小年也勇敢的举起右拳,想要拯救大家。

  我呢?

  我能干嘛?

  我他妈的,什么也干不了,但是我能。

  “我!艹!你!M!”刘卓站起来,对着一群太阳风,比出中指,破口大骂,“听到没有,我!艹!你!M!”

  “你就是个臭傻X!听到没有!嘴里包着金狗屎,恶心!你TM算个什么东西!”

  “我!”

  “艹!”

  “你!”

  M字还没有开口,比出中指的刘卓,停止肮脏的谩骂。

  他听到一些声音。

  他看向四周。

  从能看到的穹顶墙壁上,伸出一根好似航空母舰上才会装配的巨大火炮。

  它缓缓从墙壁中伸出来,一通机械组装声响毕后,自动对准了面前那群太阳风。

  砰!砰!砰!砰!砰!

  东西南北上,响起五声震耳欲聋的怪响。

  刘卓赶忙捂住耳朵,在突如其来的猛烈风压下奋力睁开双眼。

  他并没有看到那个火炮中发射出任何东西,但是怪响之后,他看到了更加惊艳的场景。

  被五面全方位覆盖整个城邸巨炮轰炸下,太阳风中的金色波纹渐渐消散。

  政府开发的这种特殊声波武器是根据气象学家王成阳的研究报告开发出来的,能够破坏太阳风的风体结构,如此看来,太阳风们还没能进化到能够抵挡这种攻击。

  像是一颗颗金色的肥皂泡,太阳风们在穹顶之下摇摇晃晃,相互碰撞,随后破裂。

  破裂之后,那风体中的金色波纹像烟花一般炸开。

  整座地下城,下起了美妙绝伦的烟花雨。

  刘卓不小心沾到一点,发现它们就跟镁棒烟花冒出的火星一般,除了有点滚烫,并无危害。

  外面的震天动静,吸引到地下城的难民们,避难所大门被拉开,陆陆续续,走出不少人。

  他们同时都被这场烟花雨所吸引,眼中闪耀着金色的光。

  而此时此刻,刘卓已经无法安心欣赏这番盛景。

  他跑出几步,跑到街道上,死死盯住一个方向。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在烟花雨即将下完之际,在刘卓已经忍不住快要跑过去之时。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地面开始摇晃得很厉害。

  扬起了一堆尘土。

  普天之下。

  能制造出这么大动静的。

  还能有谁?

  刘卓笑了,但眼睛却湿了。

  “刘叔!”远处街角,满脸灰尘的小年,坐在成岚的左肩膀上,微笑着向刘卓挥着手打招呼,“我成功啦!”

  “嘿!刘叔,这玩意实在太好看了,在原地耽误了一下,你得赶紧……”右肩膀扛着双前掌受伤严重,头上有伤渗出鲜血,已经失去意识的大白,摸着自己咕咕叫的大肚子,成岚一边走近刘卓,一边想让刘卓安排大白的治疗和自己的饮食。

  但却见,那一向老谋沉稳的刘卓,奔跑着扑到他的面前,张开手趴在他肚皮上,哭得像迎接大兵回家的老父亲那般,嘴里还念叨着。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