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重生之胭脂夫人

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下药的人

重生之胭脂夫人 纸人叔叔 3839 2021-02-23 07:09

  婆媳关系就这么暂时表面上化解了。

  腊月却心内却不安起来:看那母女俩的样子的确是没有给自己下药。且他们说的也有道理,他们虽坏,但是却也惜命,绝不肯做那种伤人还要搭进去自己的事,难道下药害自己的果真不是他们?

  可是那个大夫明明就是婆婆的老大夫。

  她把心内的疑惑和常嬷嬷讲了,让她帮着分析,常嬷嬷也觉得这母女俩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再说了,”常嬷嬷扶着腊月在院子里走动锻炼着,“都立了那么毒的誓,老奴看不该是假的。”

  “可是,除了他们我也没得罪谁啊?”腊月走的出了一头的汗,搭着常嬷嬷的手在廊檐下自己常坐的花梨木圈椅里坐下,“这一看就是对我有深仇大恨,是抱着整死我来的,我又没杀人父母刨谁祖坟,犯得着要这么来害我吗?”

  常嬷嬷闻言犹犹豫豫的欲言又止了半天,还是没敢说出来。

  腊月道,“嬷嬷,您想问什么就问,这是做什么呢?吞吞吐吐的看的人难受的慌,咱们主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话吗?”

  “少夫人,”常嬷嬷想了想低声道,“那日下雨凤凰寺后花园桌子上您让老奴拿走的斗笠是谁的?”

  腊月脸一下羞红,想到了戴雪雨中冒险去私会自己的事,心里竟然咚咚咚的敲起了鼓。

  常嬷嬷一看心内已经明了,她低声道,“少夫人您别误会,老奴不是想打听少夫人私事,就是觉得您看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不可能。”腊月斩钉切铁的道,“嬷嬷别问那人了,等回头我再和你讲他,也都是纯属偶然的事。”

  “少夫人您别说的这么绝对。”常嬷嬷给她沏了一壶茶,伺候着冰镇过的西瓜吃了两块,说道,“您忘了上次被人劫走一夜才归的事了?多亏了石公子……”

  “啪!”

  西瓜掉在地上。

  腊月呆住,常嬷嬷吓了一跳,“少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嬷嬷,你说的对,亏得你提醒,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腊月神色变幻不定,气的眼前发黑,“的确还有个人恨不得我死,我怎么就把她给忘了呢?”

  “谁?谁啊?少夫人什么时候得罪了别人的?”

  腊月没回答她,只是呆呆的想着那天石云清和自己说的,以半夜相救之恩换取自己原谅表妹的鲁莽冲动之错。

  “嬷嬷,”腊月突然道,“明天石公子府内小云会派人来接我过去玩,你去和娘说一声……”她一顿,“别提让晚晴同去的话,只说小云想我了约我过去玩,要是娘问起石公子在不在……您就说不清楚,前日凤凰寺送咱们回来还在的。就说这么多。”

  常嬷嬷应着就要去,腊月又叫住道,“若是娘说让晚晴和我一起去,你就替我应了,说我本来就要带她一同前往的。”

  六月份的邺城,很热,但是腊月想到那个女孩,那个当初石府门口看到的红毯上一阵风似的跑出来抱着石云清胳膊撒娇的女孩。

  生生的起了一层冷汗。

  马香儿!

  她嘴里喃喃着这个名字,这个素不相识却已经两次差点害了自己性命的女孩,何其大的本事!竟然能说动那大夫不顾自身性命的来害自己。

  明天倒要好好会会这位对手了!

  次日一早,腊月早早的洗漱打扮了,一身素色衣裳,头上插了一根简单的银簪子,首饰挂件清一色的都是素色。

  张晚晴也来的挺早,腊月才刚收拾好,她已经来了。

  腊月故意没说过石府去要赴的会是石云清亡母的冥诞。果然,张晚晴打扮的像个花孔雀似的,珠翠满头,上粉下红的一身襦裙,连耳坠子和步摇簪都是珊瑚珠子的成套饰品。

  嘴唇涂的艳红欲滴,倒是越发趁的她姿色妖媚,勾人的很。

  呵呵,腊月心里冷笑一声,今天我看你出丑,虽说冥诞也带了个诞字,有庆祝的意思,但就算未出阁的小姑娘家,顶多也就是一两件有颜色的首饰而已,她打扮成这样不被人指戳才怪。

  “嫂子,您怎么穿的这么素净?”

  “你哥不在家,我照规矩就该这么着才对,哪比得你们小姑娘家,怎么娇媚怎么来的。”

  这话说的她爱听,含羞一笑,“那也不用这么素净啊,连发簪都是银的,倒好像……”她自知说错话,拍了自己嘴一下,“没事,晚晴失言。对了嫂子,您知道他们今天这是个什么聚会吗?花会?还是别的什么?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呢?”

  腊月故意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呢,到了咱们就知道了,我也半个多月没见着小云了,想必就是个寻常的小聚会吧?”

  两人一同出府,婆婆在门口送她们,看着女儿的打扮娇丽却不俗艳,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就凭晚晴这个姿色,就不信那石家大公子丝毫不动心。

  再看看儿媳妇,她鄙视的一撇嘴,这虽说丈夫不在家不能打扮的太鲜艳,可也不用穿的像个吊孝的吧?胭脂也不用,那嘴苍白的像快死了似的。

  不过她乐得看儿媳妇出丑,才不会出言提醒。

  石府派来的马车很华丽,小云没来,但是来接他们的人却不得了,竟然是石老夫人身边贴身的大嬷嬷。

  腊月并不知情,只是觉得这个下人气度很是不凡,言语有度,举止大气,竟比一般寻常人家的当家主母还更有风范。

  那人慈爱的笑着审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腊月,满意的点点头亲手把腊月扶上了马车,再一看紧跟着就要上来的张晚晴,老嬷嬷皱起眉头挡在了车门前。

  腊月忙道,“这是我小姑子,名叫张晚晴,今日想随我一同前去,未曾提前和小云说,还请嬷嬷见谅。”

  那嬷嬷连忙笑着回头道,“既是邢夫人的小姑子,那自然也是贵客,老奴唐突了,恕罪恕罪。”

  她说着挪开身体,虽然说着恕罪的话,可是行动落落大方,不亢不卑丝毫没有奴仆下人的卑微之态。

  张晚晴有心讨好石府的人,于是袖子内取出一锭银子来递过去,就要也搭着老嬷嬷的手学嫂子那般待遇上车。

  谁知老嬷嬷也不知是没看到还是有意的,竟然一转头理也不理往后面的马车上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